雪域天路上有座农民工家庭加油站

2019-08-30 18:02

从青海格尔木市出发,沿青藏公路南行,一座山峰逐渐展现在人们面前,这就是海拔6600多米常年冰盖雪封的昆仑山玉珠峰。

在海拔4200多米的玉珠峰脚下,建有青藏公路沿线海拔最高的加油站——玉珠峰加油站。它孤零零地矗立在109国道旁,凝望着旅游的、拉货的各类车辆和匆匆而过的旅客。

农民工颜世秀和妻子罗桂兰一家坚守了8年,玉珠峰加油站已成为他们离不开的家。因加油站地处进藏咽喉,环境恶劣,被客户亲切地称为“天路上的家庭输血站”。

从农民工到加油站站长

近50岁的颜世秀是青海省海东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人,在多年辗转工地打工的日子里,他非常向往有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。

2010年7月,时逢中石油青海销售公司招工人,听说加油站能按时发工资,颜世秀和他的几个老乡来到玉珠峰加油站,成为一名加油工。

来到玉珠峰加油站时是盛夏,迎接颜世秀他们的却是漫天飞舞的雪花与一望无际的雪山。和许多第一次来到这儿的人一样,见到这样壮观的景色,颜世秀内心很激动。

但很快,他意识到这里的残酷:高海拔,荒无人烟,年平均气温不到0摄氏度,夜间气温低至零下20多摄氏度,早上醒来,脸被冻得发紫,而且缺氧、缺水、缺电、缺吃喝……就算是本地人,只要动作稍微快一点,就会有高原反应。

艰苦的自然环境,使得加油站的人员流失严重。颜世秀应聘到加油站工作前,4年中这里已经换了7拨主人。和他一起招来的十几名农民工,有的坚持不到一星期,最多的也只坚持两个月,陆陆续续都离开了。

对于颜世秀来说,这是份来之不易的工作,虽然自然条件艰苦,但工作稳定,只要肯努力,收入也会增多,他下定决心留下来。

由于玉珠峰加油站招不到人,2010年底,颜世秀把妻子和大儿子等家人都带到了加油站。一家人轮流倒班,使加油站实现24小时无间断服务,而加油站自然也成了他们的家。

然而,3年前的一天,不幸毫无预兆地降临了,颜世秀的大儿子得了重感冒,由于气候恶劣、高原缺氧,在一次患病维修发电机时不幸离开了人世。

老年丧子之痛,环境恶劣之险,家人求安之切,前所未有地考验着这个刀刻斧凿的汉子。是走还是留,家人动摇了,可颜世秀还是咬紧牙关对老伴说:“不能走,我的儿子留在了这里,我们得守住他……”

后来,颜世秀把二儿子接到了加油站。玉珠峰下他们一家用全力支撑着这座“天路上的家庭输血站”,哪怕天寒地冻,不曾退却。

加油站变成一座救助站

每天清晨,颜世秀的妻子罗桂兰会早早起床,为过路的司机烙油饼、煮奶茶、烧开水,供他们免费享用。有时候,一些走夜路的司机和游客还会在这里借宿。

在艰险的雪域天路上,有过往的货车,有自驾进藏的游客,甚至有骑自行车和步行的探险者。对于他们来说,玉珠峰加油站不仅仅是一个加油站,也是他们歇脚的最好驿站。危急时,玉珠峰加油站便成了一座救助站,无偿伸出援手。

马贵忠是一位青藏线上的货运司机。2011年夏天,马贵忠的货车在距离玉珠峰加油站10公里的地方冒烟起火,他便连忙打电话向加油站求救。

接到电话后,颜世秀拿起灭火器,搭上一辆顺风车就赶了过去。半个多小时后,火扑灭了,车保住了,货物保住了三分之二。“兄弟,这车就是我的命根子,你这是救了我的命啊!”马贵忠拉着颜世秀的手说。

再次来到加油站时,马贵忠带来了一面锦旗,上面写着他想对颜世秀说的话,“平时热忱服务,难时更显真情”。

“我们一家人有高原反应,能不能救救我们!”2015年6月的一个傍晚,一位小姑娘气喘吁吁地跑进加油站求助。颜世秀从屋里赶出来,看到小姑娘的父母和哥哥斜靠在车里,病情十分严重。颜世秀立即提供氧气,还让家人连夜将他们送到格尔木市的医院。

加油站像是一座救人于危难之间的输血站,让天路之行少了一些荒凉与危险。颜世秀一家也被评为“中国网事·感动青海”十大人物。

从加油量不足1吨到超过40吨

“一般早晨7点多就会有车来加油,所以得早早做好检查工作。”颜世秀边说边解开厚厚的棉布油枪套检查,有时雨雪冻住油枪,颜世秀得用热水袋热敷才能化开。

“在海拔如此高、条件如此艰苦的地区设立这样一个大型加油站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”中国石油青海销售公司党委书记、总经理刘星国说,沿青藏公路从格尔木至唐古拉山,一路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加油站可以供应种类齐全的油品,加满了油才可开到西藏的安多县。

在这个家庭加油站里,颜世秀不仅是站长、加油工,还是安全监督员。